Header

2016-12-12 13:02

2009年,我省高考生周海洋以《站在黄花岗陵园的门口》的古体长诗,获得作文满分,被称为“最牛”高考生,但由于他的高考总分只有370分,尽管“有才”,也只能被高职高专录取。2010年,陕西考生、“国学小生”孙见坤因为高考分数不及一本线,无缘复旦。每每此时,“自主招生”与“破格录取”都会成为各界热议的焦点,但风波平息后,高招改革的步伐仍是举步维艰。

“事实上,大众对‘自主招生’与‘破格录取’存在极为复杂的心理,主要还是对‘公平’不放心。”熊丙奇说,人们一方面对“不拘一格降人才”有憧憬,另一方面又害怕被不公“暗算”,其实随着现代大学制度的建立,高校自主招收人才和教育公平完全可以结合起来,如果教授们既拥有学术权威又享有清誉,如果高校招生只认学识不理权钱,那么公众自然会对自主招生和破格录取的制度拍手称快。(记者赵莉 实习生陈婷、左雨婷)

谢康娜的父亲谢湘川表示,494分是孩子正常的发挥。二本录取开始后,他和湖北经济学院取得了联系,对方也对孩子未过二本线表示遗憾,“他们很看好谢康娜,自主招生面试给了满分,可是在政策面前,他们无法破格录取……”谢湘川认为,孩子试图通过写作的特长敲开高校的大门,但还是败给了应试教育。对于谢康娜不愿再写作的想法,他只能叹气。

楚天金报讯 我省高招第二批本科的录取,仍在紧张地进行。在此之前,一所二本院校给了武汉少女作家谢康娜自主招生资格,但在二本批次线的最低“门槛”前,她还是败下阵来。目前,谢康娜已选择复读。“现在身心疲惫,不太想写作了,还是务实点拼应试吧!明年冲名校。”昨日面对记者,谢康娜一脸的无奈。

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在我国教育发展的历史中,通过教授和院校的坚持而录取学生的先例不少,比如已故中科院院士、上海大学校长钱伟力,当年数学、化学、物理、英语总共只有25分,仍然被清华大学录取。物理只有5分的他,居然通过游说系主任进了物理系。这足以让人见识到当时大学选拔人才的权威。

高考前,谢康娜获得了川大、地大、武工大、湖北经济学院的自主招生资格,按照规则,她的高考成绩只要过一本或二本批次线,就能被上述高校自主招生录取。但是,这个“与应试教育格格不入”的女孩在高考时,只取得了文科494分的成绩,仅够三本线。得知自己无缘二本院校后,谢康娜默默地收拾书本,选择了复读。

谢康娜是我省作家协会最年轻的会员,7岁开始公开发表诗文,9岁开始写长篇小说,迄今为止,已发表小说、散文、随笔、诗歌、童话300余篇次。此外,她还创作了10部长篇小说、27篇中短篇小说。因为有写作特长,谢康娜在“小升初”和中考时,分别被武珞路中学、华师一附中自主招生录取。她的写作视角独特,文章有个性,思想深度高出同龄人,但在应试作文中,她从来都拿不了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