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2016-12-05 13:17

统计局有关人士称,就是签订了合同的农民工,还有12.1%的人不太清楚合同内容,不能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对有些农民工而言,有活干、有钱挣就行了,签不签合同关系不大,缺乏自我保护意识。

调查者发现,在社会各界的关注下,全国农民工报酬支付总体情况大有改善,但少数企业仍然存在克扣、拖欠农民工报酬的现象。

接受调查的农民工中,尽管有半数农民工参加过职业技能的培训,但大多也只是临时的、短期的岗前培训。

在帮助维护农民工正当权益方面,国家统计局有关人士建议:第一,农民工在自谋职业中被各种税收和费用所困,如工商税、体检费、健康证及卫生许可证费用等,这些相关费用希望能予以减免。第二,新型合作医疗保险很受农民工关注,他们愿意积极参保,但属地原则制约了该项保险的落实。比如,农民工在外务工经商,错过了参保的时间,或即使参加了农村新型合作医疗保险,又无法到属地指定参保医院就医,处在两难境地。(王磊)

农民工在城市打工,大多居住在简陋的宿舍里。据调查,有29.19%的农民工居住在集体宿舍里,有20.14%的农民工居住在缺乏厨卫设施的房间里,有7.88%的农民工居住在工作地点,有6.45%的农民居住在临时搭建的工棚里,还有12.54%的农民工在城里没有住所,只能往返于城郊之间,或回农村居住。

目前,农民工从事的多是技术含量低、工资水平低的职业。而且,农民工的收入水平并没有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而有明显的提高。调查者认为,主要原因是:一方面,农民工自身的素质和能力使他们大多在报酬较低的产业部门就业,如制造业、居民服务业、建筑业等所需技术含量低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农民工受职业能力限制,工资水平偏低;另一方面,不太健全的制度因素导致农民工在就业时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从而阻碍了农民工工资的提高。

调查者还发现,农民工生病时一般能撑则撑,撑不过去再到药店买药吃。在对占总数三分之二的不上正规医院看病的农民工进行调查时了解到,不上正规医院看病的主要原因一是费用太高,二是没有去医院看病的习惯,三是没钱看病。

农民工工作之余的主要休闲方式仅为看电视、睡觉等,几乎没有其他娱乐活动。

子女进城读书一年平均支出2450元

虽然生活条件普遍较差,劳动强度大,社会保障差,文化娱乐少,但多数农民工仍然认可目前在城市的生存现状,对未来生活充满希望。国家统计局25日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中这样说。

这项今年8月启动的调查,由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执行,在全国范围内以面访方式共调查各类农民工29425人。

农民工子女在城里读书一学年,学费平均支出2450元,占这些家庭总收入的19.78%。另外,许多农民工孩子上学还需缴纳一定的借读费、赞助费等。据调查,在5065名有子女随行就学的农民工中,有2493名农民工缴纳了借读费、赞助费,每人平均缴纳费用为1226元。

在调查的12个行业中,采矿业的农民工平均月收入最高,为1327元,其次是建筑业,平均月收入为1178元。

调查者建议,政府和有关部门应多提供及时、准确的务工信息,多提供务工岗位,减少农民工外出务工的盲目性,使他们外出时较容易地找到活干,并开办一些技能辅导班,让农民工接受培训,拓宽其就业门路。

他们认为,要改变农民工的弱势地位,改善其生存环境,最根本的是改变城乡二元结构,打破城乡户籍限制,让农民工与城市人享受一样的就业、医疗卫生、教育等公共服务待遇。

国家统计局有关人士表示,尽管国家对农民减少了各项收费,减轻了农民的负担,但是在农村,人多地少,农民的收入仍然很低。外出打工虽然辛苦,但大多仍选择外出务工经商。

调查者认为,农民工外出务工经商主要为了增加收入、增长见识,学习技术。从农村到城市,外出务工农民开始更新观念,转变生活方式,既富了口袋,又富了脑袋。特别是年轻人思想活跃,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较强,许多人不喜欢从事农业,不愿留守土地一辈子务农。

虽然农民工在城市的生活、务工条件艰苦,但近七成的受访者对城市生活感觉比较适应。调查结果显示,农民工对工作条件表示满意的为51.97%,对收入水平表示满意的为33.65%,对生活质量表示满意的为30.70%,对社会地位表示满意的为24.53%。在对工作、生活各方面状况的评价中,农民工最不满意的是医疗卫生、住宿和饮食。

据调查,农民工没有购买保险的情况居多,没有购买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的农民工分别占被调查农民工总数的73.37%、73.77%、84.65%、 67.46%。

在调查的农民工中,被克扣过报酬的有5394人,占被调查农民工总数的两成,其中经常被克扣的占被克扣过报酬农民工的8.81%,偶尔被克扣的占81.19%。另外,被拖欠过报酬的人数也占被调查总农民工数的两成。

生存现状依然艰苦

本次调查数据显示,进城务工经商的农民工的平均月收入为966元,一半以上的农民工月收入在800元以下,只有一成的农民工的月收入超过了1500元。男性农民工平均月收入为1068元,女性农民工平均月收入为777元。

调查显示,进城农民工平均每周工作6.29天,平均每天工作8.93小时。其中,46.90%的农民工每周工作7天。调查者发现,造成农民工劳动时间过长的原因主要是:私营、个体业主追求高产量、高效益,而工人也为了多挣钱,主动延长工作时间。

另外,有55.14%的农民工设想未来在城市发展、定居,有28.55%的农民工想赚钱或学到技术后回家乡生活。

三分之二不上正规医院看病

近四成农民工未与单位签订任何劳动合同或协议,有一半的农民工拿不到加班补贴,57%的农民工得不到工伤补偿,近八成的农民工不能带薪休假,90%以上的农民工没有享受住房补贴和住房公积金,还有八成的女职工无法享受带薪休产假制度。

一半左右的农民工每月支出占月收入的比重达40%以上。同时,有一半的农民工把自己收入的一半寄(带)回了家乡。

如何改变农民工弱势地位

国家统计局有关人士在实地调查和面对面访问发现,近40%的农民工居住在工棚或集体宿舍里,地方狭窄拥挤,室内肮脏零乱,除了被褥衣物,几无他物。特别是近几年,很多城市由于城中村改造及城区的拓展,市区一般楼房的月租金在一路攀高,再加上水、电、暖气费等负担,导致居住成本逐年增加,所以现在农民工大多选择居住在城乡接合部,几个人或全家人居住在20~30平方米的房子内,生活空间狭小,周边环境差,交通不便利,安全没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