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2016-10-30 13:04

湘鄂边农副产品加工领域的龙头老大石首吉象木业,1996年注册中国以来,总投资已达6600多万美元。这家以意杨等速生丰产林为原料的大型森工企业,已把生产的原材料车间,营造在湘鄂边界的60多个县市。由企业出资,在石首造林10万亩,在公安、江陵、松滋等县市造林50万亩。虽然没有用合同形式固定收购关系,但事实上,毗邻的湘北七八个县市农民营造的近百万亩速生林木,已大部进入这家企业。据石首有关部门统计,接受吉象木材收购辐射的湘鄂两省众多县市,每年有近40万农民从中获利8000多万元。

以长江中上游的蜿蜒河谷地带,为我国柑橘生产的北缘带。有相当投资实力的上海望春花集团,早就瞄准这个历经20多年形成的优势农产品集群。他们考察了湘鄂边界的两大早熟柑橘集中产区:以湖南石门为中心的近百万亩柑橘产地,以湖北宜都为中心的近百万亩柑橘产地。结果发现,依托这两大中心进行柑橘汁多品种深加工,有着广阔的市场空间。于是,他们选择两大中心的结合处———松滋,先期投资近亿元,从意大利引进生产线,很快建成望春花果汁有限公司,并向柑橘产区派出各路“大使”,作出收购湘鄂边界今年柑橘产品的精心安排。

从地图上找通城,这个湖北东南角最偏远的县份,不是很起眼。然而,通城近年的经济发展,却令人刮目相看。通城年产值达3亿元的一万吨铜材加工产品,90%南下珠三角;年产值3亿元的6000多吨云母绝缘材料,90%销往广东;年产值7亿多元的砂带、砂纸,30%的销售市场也在南方。如此众多的产品要输出,使受到交通制约的通城企业叫苦不迭。

全境多山的通城,不靠水路,没有铁路,也没有高速公路。通城只有一条南出县境,从湖南临湘桃岭接京珠高速的省际公路。这是通城经济的生命线。前两年,通城举全县之力,拓宽、加固境内的18公里公路,使之成为二级油路。虽通过两省交通部门协商,与之相邻的湖南临湘境内的20多公里公路,却始终狭窄坑洼,不见整修动静。

吉象木业对于边界资源的成功开发与占有,勾画出一幅边界经济互补的生动画图,展示出这一经济现象的多重效益。

6月4日,在平江。我们问县委书记徐新启,与通城有何经济方面的联系。徐新启沉思一会,答曰:两县中药材资源十分丰富,通城确立用深加工带动资源开发的观念,平江正在仿效。翌日,我们来到通城,向县长陈树林提出相同的问题。他说,平江招商引资树立生态准入的观念,并付诸实践,值得通城借鉴。他表达了与湖南邻居平江、临湘沟通,以利经济发展优势互补的强烈愿望。

此前,我们在采访中获悉,不远处的岳阳城区,还有一家生产岳阳楼啤酒的企业,据说年生产能力也在数万吨。东西长不到100公里的区域,三家啤酒企业对峙,激烈的市场争夺当然在所难免。卓学进把经营的触角伸向边界的湖北一边,在松滋、公安、石首等县市拓展市场。啤酒生产大省湖北,西有荆门的金龙泉啤酒集团,中有在武汉的华润啤酒集团,东有在黄石的青岛啤酒集团,北有在宜城的燕京啤酒集团,相互竞争,无暇顾及西南角落,让卓学进企业的啤酒有了可趁之机。从湖北啤酒的竞争态势分析,这一区域肯定会被众多强势企业盯上,湘北啤酒的进入,很可能只是一种特定时期的市场互补。

在湘鄂边界县市,发展观念的互补,成为互补经济正在出现的一个重要预示。

民营企业家的愿望与农民的需求,当今经济最引人关注的两大因素,相交于边界互补经济这个全新的领域。

随后,我们来到紧邻澧县的华容县采访。在参观点上,湖南兴华啤酒公司赫然在目。从福建前来投资的老板卓学进说,投资5000万元的项目一期已完成,已具备年产5万吨啤酒的生产能力。

作客临湘的通城人,且惊且喜。临湘县沿线6个乡镇的农民,赖以生存、致富的竹木等农副产品,销售不是北运就是南运,也在眼巴巴望着这条通道。寻求加快发展的临湘,多方奔走,争取湖南省拨专项资金3000万元,但离所需1.1亿元还相差太远。临湘以不使用省拨资金为代价,引来一个投资1.5亿元的澳门商人,担纲修路。

湘鄂边界啤酒产品的市场排斥,是两省相邻县市工业结构趋同的必然结果。在这个区域,我们发现了好多个“同时”———同时建有几个纺织厂,几个出口石材企业,几个食品加工企业,等等。如果换一种思路,湘鄂边界携起手来,对产业发展作出必要的规划和论证,各个县域依托资源优势或已有的基础,分别担纲发展独特的工业项目,在一定区域内形成产品的市场互补,效果不是会更好吗?

去年9月,再也沉不住气的通城,县四大家主要领导人出动,到临湘请求支援。

上海望春花集团的经营筹划与运作,立足于边界互补经济的丰厚现实土壤,引起越来越多的外部投资者关注。

在山同脉、水同源的边界地区,走合作竞争之路谋取互利双赢,正经历认识的阵痛成为越来越多人们的共识,边界地区特有的经济现象———互补经济,正以燎原之势在边区推进。面对这一现实,在湘鄂边区工作的同志,肩负着一份历史的责任。

通城一条南行线,对接湖南一边的北上路,是两县经济发展的客观需求。湘鄂边界的互补经济,在基础设施建设互补上尤显迫切。

在湘鄂西,石门与五峰山水相连,山林结构、气候特征的一致性,使两县共有不少相同农产品。五峰南出石门,石门北上五峰,必经两县屏障渔洋关。今天,在这个历来边界商家必争之地,先后有两个民营企业家投资近亿元,分别办起魔芋、土豆加工企业。这两家雄心勃勃的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心中的原材料生产基地,是两省边界的广袤山野。目前,石门一侧的边界乡镇,农民纷纷扩大魔芋种植面积,进行初加工,并翻山越岭,肩挑背驮,将产品运到几十公里外的渔洋关销售。

采访中,我们也看到,边界行政区划的特有规定,引发边界互补经济的艰难探索。那是5月下旬,在湘北工业争相发展的澧水流域采访的日子。我们先是到了正在从农业大县向经济强县迈进的澧县,热情的主人,引领参观湖南重庆啤酒国人公司。据总经理李开喜介绍,这家收购组建的公司,年生产啤酒能力已达十万吨,他们还将在常德投资1.5亿元,建设年产十万吨的另一个啤酒企业。

阳光,蓝天,群山如黛。湘鄂东部湖南平江与湖北通城,共属幕阜山,有着几十公里边界。

石首吉象木业产品源源不断进入市场。杨发维王淳摄